本報通訊員 海薇 本報駐嘉興記者 黃娜
  看到無人臨時起意偷錢
  誰想正好撞到店主
  事情發生在今年7月26日下午3點左右,小杜帶著老婆去海寧市鹽倉開發區找工作。
  走了好幾家,都沒有被錄用。老婆口渴,小杜找了家雜貨鋪,進去買水,老婆等在店外。
  小杜四下瞧了一圈,沒人,看到香煙櫃邊上有個抽屜,只有把老式掛鎖,於是起了歹念。
  他把抽屜撬開了,找到了一個放錢的盒子,用隨身帶著的黑色塑料袋一套就想走。
  剛走出店門口,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姨上前問道,“你幹嘛?”
  小杜一看是店主,有點心虛,“我買東西,不是沒人嘛。”
  阿姨一邊往店內走,一邊問,“你要買啥?”轉眼就看到放錢的抽屜已經被打開了,一回頭,小杜已經溜走了。
  一看情況不對,阿姨一邊追了上去,一邊大聲喊,“有小偷!有小偷!”她的老伴聽到喊聲,騎了輛自行車也追了出去。
  躲進廁所,太臭被熏了出來
  被抓後竭力掙脫,褲扣崩掉了
  小杜一路猛跑,看到路邊有家建材廠,就拐了進去。
  女店主汪阿姨56歲了,一會就落下一段距離,等她跑到建材廠門口時,早就沒了小杜的身影。
  其實,那時小杜已藏到了廠里的廁所,他把偷來的錢數了數,拿了310元紙幣揣進褲兜里,剩下的100多個硬幣,小杜嫌重,直接就扔了。
  不一會,汪阿姨找了過來,還在打電話報警。
  廁所很臭,小杜忍了會兒,聽到沒聲音後,就走了出來。因為怕被認出來,他還脫去上衣,打了赤膊。哪知,剛走到門口就被眼尖的汪阿姨逮了正著。
  汪阿姨攔住小杜,使勁拽著他的褲子,讓他把錢拿出來,小杜拼命掙扎,拉扯中,小杜用力一甩,好不容易把汪阿姨甩開,褲子的扣子卻崩掉了。
  此時,汪阿姨的老伴吳大伯也騎車趕到企業門口,小杜見形勢不好,把偷來的錢一扔,“錢還你,別追了!”
  提著褲子一路狂逃
  店主夫妻窮追不捨
  小杜提著褲子一路狂逃,可汪阿姨和吳大伯並不罷手。汪阿姨撿了錢,馬上攔了輛三輪車,讓師傅跟著追,而吳大伯騎著自行車也哼哧哼哧跟著追。
  追了幾百米後,三輪車終於把小杜攔下了,汪阿姨下車就扯住小杜的褲子,讓他還錢。
  小杜後來向民警供述,他當時左手拎著褲子,右手想把汪阿姨甩開,情急之下向汪阿姨臉上打了一拳,可汪阿姨還是死命不放。
  這時,吳大伯也趕到了,和汪阿姨一起死死抓住小杜褲子,以防他再次逃跑,同時趕緊再次報警。
  小杜只能緊緊抓住褲子,防止它掉落,認命般地等民警過來。
  鹽倉派出所的民警把小杜帶進所里,根據小杜供述,又找回了藏在廁所門後的硬幣盒,裡面共有160元硬幣。
  到底有沒有打人
  成了昨天庭審辯論的焦點
  昨天庭審時,公訴人指控小杜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秘密竊取公民私有財物,價值500元,後為抗拒抓捕當場使用暴力致人輕微傷,應當以搶劫罪追究刑事責任。
  不過,小杜卻當庭推翻了之前所做的供述,“我被警察帶走時,沒看到女店主臉上有傷,她看起來行動自如,監控也沒顯示我打人。”
  有沒有打人,成了法庭辯論的焦點。因為,搶劫罪是當場使用暴力、脅迫或其他方法,強行將公私財物搶走的行為。如果沒有這一拳,那就是盜竊行為,因為沒有達到3000元的盜竊罪立案標準,小杜將被處以行政處罰。但加了這一拳,就構成了搶劫罪,3年有期徒刑起步。
  所以,到底有沒有動手打人,差別很大。可惜的是,事發的路上沒監控,三輪車師傅當時也沒做筆錄。因爭議較大,法庭沒有當庭宣判。
  昨天上午,海寧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搶劫案。
  被告杜某隻有24歲,四川人,初中文化。今年7月26日下午,他到海寧一家小店買東西,發現店里沒人,就臨時起意撬開了櫃臺抽屜,拿起放錢的盒子撒腿就跑。
  誰曾想,這家小店的店主,一對老夫妻剛好就在門口,接著,一齣抓賊囧劇上演了。
  小杜先是躲到廁所里,又因為太臭被熏了出來,為了不被人認出,他脫了衣服赤膊逃跑,沒想到還是被店主老太太抓住了。在雙方拉扯中,小杜褲子的扣子崩掉了,他提著褲子一路狂逃;而這對店主夫妻,女的56歲,男的60歲,一個雇了輛三輪車,一個騎著自行車,一路猛追。民警趕到時,夫妻倆正死死抓著小杜的褲子,怕他逃走;小杜也死死抓著褲子,怕它掉落。這場面,實在讓人忍俊不禁。
  (原標題:賊在囧途)
創作者介紹

ching

dpdramakvtv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